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三十年,中国梦的精神之旅  

2008-11-12 16:21:30|  分类: 我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梦的三个阶段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走过了三个阶段,从20世纪80年代的“新时期”,到90年代的“后新时期”,直到今天的“新世纪”,可以说是打造新“中国梦”的伟大旅程。

  80年代的中国,刚刚走出“文革”,正处在一个精神解放的时代。当时的人们把一切都视为精神解放的表征,一条牛仔裤、一副“蛤蟆镜”都意味着从精神上摆脱压抑、追寻新空间的努力。其实80年代的主题,就是如何将个人从计划经济时代的集体话语中脱离出来。李泽厚在《批判哲学的批判》一书中说:“应该看到个体存在的巨大意义和价值将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愈益突出和重要,个体作为血肉之躯的存在,随着社会物质文明的进展,在精神上将愈来愈突出地感到自己存在的独特性和无可重复性。”在这里,李泽厚其实是在召唤80年代的新精神。当时的“新时期文学”主导着各种大众文化的复兴。中国人从匮乏中挣脱的时候,首先追求的是精神上的个人确立。如对邓丽君的迷恋,其实就是我们渴望将个体从集体中脱离出来的表现,而当时的偶像如陈景润和张海迪等人,都是通过精神生活来实现自己的人。那时的文化虽然也有物质的渴望,但物质的追求总是通过精神来合法化的。

  90年代“后新时期”文化的特点,就在于一种“物质性”的出现。没有物质性的变化,我们就不可能有新的未来。虽然我们可能丢失80年代宝贵的东西,但这丢失却是我们无法选择的必然。80年代,我们的想象是建立在精神基础上的,虽然仍然面对匮乏的生活和来自外界的物质性诱惑,但纯粹的精神追求和抽象的理想支撑了我们的想象和追问,使我们几乎忽略了“物质”的诱惑和吸引。90年代将80年代抽象的精神转变为物质的追求。其实,80年代是以抽象的精神进入世界的,它仅仅表达了一个真诚而单纯的愿望。而90年代的中国人,用自己具体的劳动寻找一个实实在在的物质世界。80年代抽象而浪漫的观念,正是被90年代的消费愿望和物质追求所具体化的。

  进入21世纪,中国文化进入了一个 “新世纪文化”的历史阶段。伴随着加入WTO、申奥和申博的成功,中国的和平崛起已经变成了现实。有关中国的“脱贫困”和“脱第三世界”的形象已经凸现出来。“新世纪文化”从各个方面全面超越了“新文学”的话语构架和文学制度。《新周刊》2003年10月1日的主题是“新新中国”:“对于‘中国’来说,‘新中国’这个词语一直表明着政治上的新,政体的更新;如今在生活方式、文化时尚形态上有着全新的方向与发展可能,‘新新中国’冒升而出。”这个“新新中国”描述的确抓住了问题的核心。90年代以来全球和中国的一系列变化到新世纪已经由朦胧而日渐清晰。中国作为全球生产和资本投入中心的崛起,和新的世界秩序的日益成形,几乎是同步的过程。中国告别“弱者”形象,逐渐成为强者的一员。新的秩序并没有使中国面临灾难和痛苦,而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被《新周刊》称为“新新中国”的新的前景,已经展现在人们面前。

从《北京人在纽约》到《我和你》

  2008北京奥运给了我们新的平台来展示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国。刘欢和莎拉·布莱曼演唱的主题曲《我和你》,歌词非常短,但意义深远:

  “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为梦想,千里行,相会在北京。来吧!朋友,伸出你的手,我和你,心连心,永远一家人。”

  这里的“我”和“你”其实是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在这里,我和你之间已经有了一种比肩淡定的从容,有了一种相互守望、共同创造世界未来的自信。我们“同住地球村”的意识,“永远是一家人”的愿望,都喻示着中国和世界之间新的关系。这里所显示的是一个民族的自信,也显示中国已经融入了世界。这种融入当然不是取消“我”和“你”之间的差异,而是我们在一种“和而不同”的境界中展现新的祈愿。中国此时已经能够平视世界,已经能够为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分享人类的共同价值和理想。

  1993年,一首也同样由刘欢演唱的歌曲,有和这首歌相似的题材,这就是1993年的秋天播出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主题歌《千万次的问》:“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你不像是在我梦里,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那首歌同样表现的是“我”与“你”的关系,也同样意蕴深沉,但却和《我和你》内涵大相径庭。

  《千万次的问》表现了中国和世界之间的关系,它所反映的是当时中国人的认知水准。在这里,“我”还是在做着坚韧的努力,试图融入世界,和“你”平等对话,但这一切却显得如此艰难与痛苦。中国和世界之间还有一种非常复杂的关系。中国人百年的富强之梦,其实就是试图让这个古老的东方民族融入世界。但从19世纪中叶以来,“落后就要挨打”的痛苦经验,让中国面对世界的时候,难免徘徊于仰视和俯视之间,中国还在艰苦地摸索着走向世界的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