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谁在给人权报告添材料  

2009-03-12 16:58:29|  分类: 经典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权利的任何可能受损都要保持高度敏感)

 

徐迅雷

   

“9月7日清晨7时许,一群身着公安、工商、城管等服装的人悄悄进入号称‘上海第一群租小区’的中远两湾城,三四十人一组,冲到事先圈定的55套群租屋前‘咚咚咚’地狂敲房门,一面要求群租客立刻搬家,一面挥舞铁锤把由客厅分隔而成的房间砸烂,临走时将房中的床和桌子搬走。租客不在的,连租客的电脑、行李等也统统拉走。”(9月9日《南方都市报》)

 

这是战争时期捣烂土匪窝吗?不是。这是“文革”时期造反派打砸抢扫四旧吗?不是。这是和平时期反恐演习吗?也不是。这是“上海自去年整顿群租房以来的最大一次行动拉开了帷幕,有关部门计划在11月前把该小区633套群租房全部清理完毕”。他们行动前高度保密,行动时动作神速,对付手无寸铁的寻常百姓可真是本领冲天。冲到、狂敲、砸烂、搬走、拉走……谁有资格对民宅、私产有这样处置的权力?这是在中国的大地上“执法”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怎么规定的?

 

毫无疑问,这是在给美国的“国别人权报告”添材料。这真是“亲痛仇快”的事情啊。

 

房价畸高,百姓买不起房子,那么就得租房子住;租金很贵,一人租不起整间房子,那么几个人一起拼租——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逻辑,也是再寻常不过的常识。可是,偌大的上海,如今花大力气拿这个寻常逻辑简单常识开刀了。

 

上海市房地局有关文件规定,“一间房间只能出租给一个家庭或一个自然人”(9月4日《中国青年报》)。这就意味着,你如果和你的朋友两人一起“群租”一间房是不行的,老电影《七十二家房客》式的租住要被逐出上海滩了。譬如有间房子40平方米,只能租给你这位男士一个人住,你与你的未婚妻是不能一起住进这间40平方米的房子的,可乐吧?说实话,如果租得起大房子,谁还愿意拼租群租几个人挤在一间房里过苦日子?而换个眼光看,所谓“群租”,不就是“集体宿舍”吗?大学生住的是集体宿舍,农民工住的是集体工棚,我天天下夜班路过的银行屋檐下,还“群睡”着一批外来工呢——那不都是“集体宿舍”吗?在当年“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的时代,许多上海原住民不就是人均一张床的居住面积吗?

 

政府管理部门的主要出发点,大概是考虑“安全”,于是想来个“斩草除根”,杜绝“群租”。两个人的“合租”与“群租”的概念被模糊了,“群租”与“群租里的不安全”两者间的边界也被模糊了。“群租里的不安全”,比如消防不符合安全规定,这当然要管,而且要认真地管好,但这与“一间房间只能出租给一个家庭或一个自然人”完全是两个概念,一间房间即使只租给一个家庭或一个自然人,同样有消防安全问题。

 

谁都晓得如今“管安全”是个难事,既然安全难管,那就干脆来个不允许大伙租住“集体宿舍”;住房权作为公民权利之一,就这样被“滥政”的管理部门在文件里褫夺。有多少从事“部门立法”的“高智商精英”写出如此弱智的法规、文件的条文?从来不愿意好好动动脑筋的文件起草者拍板者签发者,是思维上的懒政者。这样的文件如果能够实施得下去,使偌大上海不再出现一例合租、群租的情况,那么懒政的部门估计要扩员百倍、白天黑夜得全天候深入社区去“上班执法”,由此实现“勤政”倒是大有希望了。

 

可想而知的是,只要是强权的逻辑“轰隆隆地碾压过来”,公众个人的权利利益必定“在劫难逃”。不许“群租”的消息一发布,某一个网站的跟帖评论就多达5000条,为何绝大部分皆为反对?因为谁都意识到个人权利将会受到侵蚀损害。一个社会为何要尊重个人、尊重个人的权利?道理很简单,因为一个国家就是由一个个个人组成的。

 

与这一消息相呼应的另一消息是,深圳宝安区日前发生了执法队“火烧连营”拆除违章建筑的事件。“执法者”将七八十名违建住户带到一边,然后点火烧掉了他们近千平方米的“违章建筑”,说是这样“拆得比较干净彻底”。是啊,干净彻底地没地方住了。公民的权利利益,在强权逻辑面前,确是脆弱得“不堪一烧”的。可违章建筑的财产也是民众的财产,我想问问:这样的“放火”是否属于《刑法》中规定的“放火罪”?

 

权利无保障,社会无和谐。政府必须重视呵护公民的个人权利。宪政学者罗森鲍姆说:“宪政逐渐引申出这样一种含义——以法律来约束与公民有关的政府正当权力;它蕴含的原则是:在基本法的架构内,政府对人民或者人民的合法代表负有责任,以更好地确保公民的权利。”禁止“群租”的文治、火烧“违建”武功,都证明了公权之强之大,证明了“约束与公民有关的政府正当权力”之艰难。

 

所以,对权利的已经受损,公众应该提起集体诉讼;对权利的任何可能受损,百姓要时刻保持高度敏感高度警惕。公民若不能以钢铁般的意志制止任何一次“轰隆隆地碾压过来”的强权逻辑,那么,就只能眼看着我们在建的和谐大厦之砖瓦一块块倾塌、一片片摔落,可乎?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