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高兴》草根男女秀山寨歌舞 破烂王造出土飞机  

2009-03-05 13:52:23|  分类: 国产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兴》草根男女秀山寨歌舞 破烂王造出土飞机 - 天使哥哥 - 天使论坛

剧情 一出悲剧变成了喜剧

  影片根据贾平凹同名小说改编,原著悲剧色彩颇浓,但电影却大变脸改走喜剧路线。按照小说,原本冯砾扮演的五富会死掉,而郭涛扮演的刘高兴则要上演一出《落叶归根》,将好友的尸体背回家乡。原著中有不少让人心酸的段落,但导演兼编剧阿甘将原著充满乡土气息的幽默贯穿到底,改成了喜剧结尾。片中五富在医院“疑似”死掉,刘高兴用自己组装的飞机将五富运回家,结果在空中几经颠簸后五富又活过来,皆大欢喜。

  造飞机是电影新增的重要情节,阿甘说:“影片主角刘高兴这个人有理想,用造飞机来表明他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飞机具有向上追求的象征意味,使人热血沸腾。”周星驰(《高兴》草根男女秀山寨歌舞 破烂王造出土飞机 - 天使哥哥 - 天使论坛)有句著名的台词:“人无理想和咸鱼又有什么分别?”这句台词同样适合《高兴》的励志主题,体现了原著“一群不堪的人,在肮脏的地方干净地活着”的精神。

  笑料 宝莱坞式歌舞雷死人

  国产片鲜有歌舞片,近年来也只有《如果·爱》做出尝试。《高兴》打出“山寨歌舞”旗号,把歌舞和喜剧融合,片中穿插了不少宝莱坞式歌舞,让观众捧腹大笑。郭涛扮演的破烂王走进一小区大喊一声收破烂,接着大楼里涌出一群年轻人,跳起了有点HIP-HOP风格的舞蹈,让观众大开眼界。除了郭涛、冯砾、 黄渤的街舞秀外,田原的“桑拿按摩舞”,苗圃清唱的《山丹丹(听歌)花开红艳艳》等,都成为该片的爆笑点。

  现场观众对仿宝莱坞式歌舞反响良好,阿甘说:“歌舞是很好的艺术形式,喜怒哀乐都能通过它表现。”虽然歌舞部分占整部影片五分之一,但阿甘仍觉不够:“现在后悔歌舞戏安排少了,下次有机会多拍点。”

角色 喜剧陕军崛起成新宠

  语言是喜剧片的重要武器,《高兴》让全国观众见识了陕西方言的幽默,郭涛和导演阿甘都是西安人。从《疯狂的石头》(blog)崭露头角的一批喜剧新星成了观众的新宠,《高兴》两大主角郭涛和黄渤是继《石头》之后首次聚首,他们已成为葛优之后国内最红的喜剧明星,引来众多剧组“哄抢”。从去年贺岁档至今一系列喜剧片中,两人频频亮相,郭涛主演了《桃花运》《家有喜事2009》,而黄渤主演了《爱情呼叫转移2》《疯狂的赛车》等。片中另一非常出彩的演员巴多也是陕西人,他曾在《疯狂的赛车》中一鸣惊人,扮演的笨贼也说一口搞笑的陕西方言。今年喜剧陕军的迅速崛起,已成为国产喜剧片的一道风景线。

  营销 万人观影名家也来捧场

  作为一部投资不到1000万元的中低成本影片,《高兴》的营销宣传颇有特色。如上映前一反常规,启动了“全国七城市征万名观众免费提前看片”活动,阿甘亲自带着影片拷贝四下奔波请观众看片,积累了良好口碑。同时,该片还获“高端观众”一致推荐:于丹自称观看时从头笑到结尾,“人可以生活困顿,但不能不高兴”;何炅(听歌 blog)则说:“活了30多年,第一次遇到导演本人拎着拷贝请大家看电影,很感动。”

  该片原著作者贾平凹更是力挺,对电影把小说由悲转喜非但无异议反而大加称赞:“感觉很温暖,我非常喜欢,也给我以后的小说创作很多启发。”贾平凹说:“一个月前于丹从北京过来,说这个电影特热闹、好看,我当时心里还打鼓。小说中有些情节不好表现,导演却以很好的方式展现出来,我觉得非常不错。”大年初二,影片率先在拍摄地西安上映,仅西安一地票房就达到500万元。

对于只是到电影院寻乐子的观众来说,中间穿插的几大段爆笑歌舞,就能一直扯着观众的笑肌不放手,而我个人更欣赏的两段歌舞,一段是刘高兴(郭涛饰)和孟夷纯(田原饰)的对唱《我是个按摩女》,另一段是刘高兴载着假死的死胖子五富(冯瓅饰)驾着自己造的土飞机翱翔在西安的天空中,他们的身后是公共汽车乘客、按摩女、小学生和女监犯人们在合唱《欢乐颂》,据说这两段歌舞视频都将成为预告片会在网上抢先发布。

我知道田原是歌手出身,有才有貌,胜任按摩女孟夷纯的演出不在话下,让人吃惊的倒是从前那个在《活着》里撞死葛优儿子,在《疯狂的石头》里又赔了个底儿掉的衰哥郭涛居然在灰谐的表演之外有这么好的音乐功夫。

其实,郭涛在一上来就演出的《我叫刘高兴》和《为什么》里唱得已经让人目瞪口呆,中国居然有这么放肆好玩的歌舞片,而且居然出产在西安。

或者是原著者贾平凹和导演阿甘、主演郭涛共同的陕西籍背景给了《高兴》一个“圆满”的磁场,电影虽然以拾破烂、做按摩的底层人物当主人公,但镜下的西安市区总是阳光灿烂空气新鲜,透着创作者对家乡的一股子热爱,《高兴》完全没了阿甘在《天黑请闭眼》和《大电影》里尚未褪尽的矫情,故事表现自然流露浑然天成。

两个西北农村的农民,刘高兴和五富,怀揣着改变个人命运的理想来到西安,过起了破烂王的生活,刘高兴虽然出身低微,但性格乐观且胸怀大志,用自己的双手造一架飞机到西安城上空转一圈是他的理想,破烂王的生活不但没有让他堕志反倒利用工作方便真的自己造出了一架可以上天的土飞机,而他的乐观性格和奋斗精神也把同乡五富、东北人黄八等一干底层朋友深深感染,用现在的流行语“山寨”或者可以准确描述刘高兴等人的“高兴”生活,阿甘用精彩夸张的歌舞贯穿全片,最有寓意的情节是刘高兴驾着自己的飞机载着喝酒假死的五富飞上了西安城的天空,不但为从看守所捞出女朋友孟夷纯赚了5000块钱,也救活了假死的五富――从五富在医院死去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他不会真死,因为这个故事告诉观众的主题就是乐观和理想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虽然阿甘在《高兴》里把贾平凹文字中的“屎尿屁”和“周星驰”电影中的屎尿屁混在一起,极力凸显城市底层人群生活的卑微与落迫,但当田原饰演的孟夷纯出现时仍然给观众相当的惊艳,也为这部场景破烂道具污渍的草根喜剧添加无数亮色,女人是破烂王刘高兴改造生活的另一种动力,田原把一个按摩女演成下凡仙女或者更准确诠释了刘高兴内心的那个孟夷纯――电影最后的歌舞狂欢淹没了观众对“孟夷纯到底是不是贩毒从犯”的诸多疑问……

是啊,尤其在现在这个经济指数昏暗不明失望人群急遽扩张的时间下,单单给观众提供简单发泄看来是不足够的,还必须得树立一个像刘高兴这样凭着自己的发奋劲头“造飞机”改变命运的励志榜样。

《高兴》的热映是必然的,尤其在这个少见的寒冬。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