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邓玉娇案与吞噬法制的地方小黑洞  

2009-06-17 12:23:48|  分类: 梁文道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在湖北巴东宾馆发生的女服务员邓玉娇性侵犯,结果持刀自我防卫的时候,造成一死一伤的事件。记者在采访的时候,还遭到地方人员的骚扰,这一个事件已经在网络上激起了千层浪,许多网民纷纷发起支援,“东方烈女的呼喊”。那这个话题我们请文道为我们做点评,文道,邓玉娇这个事件凸显出什么地方政府的问题?

邓玉娇与地方小黑洞

梁文道: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一开始相对来讲,是比较单纯的,就是如果我们从一个法律角度来看的话,按照一个既定的法律程序去处理它就可以了,可是因为它背后牵涉到一个民众情绪的东西,就是我们知道在过去几年来,有相当一部分的地方官员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霸道,然后比如说这个案件里面一些细节,比如说怎么样用钱去刮邓小姐的脸,又怎么样想意图强奸她等等。这些东西对很多的本来就对部分地方官员心存不满的这些老百姓来讲,就等于是刺激起他们的神经。

那么在这个情况底下,我觉得地方政府一定应该是要非常公开的、透明的、中立的用法律程序去处理它,而不是做更多的事情去激怒群众,要注意这个事件已经不再是巴东的事,不再是湖北的事,而是全国的事情。因为在今天我们的传媒这么发达,在这样的一个互联网无远弗届的年代里面,没有事情是可以遁出大家的耳目之中的。所以我觉得当地政府首先做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搞清楚,你现在要处理的不是邓玉娇跟她的家人,你的对象,真正的对象是远在你辖地以外的全国13亿人,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他没有意识到这点之后,他做的很多东西就没办法不让人去怀疑跟猜测,他自己的立场是怎么样的。首先我们注意到这个事件,当地的公安部门提出的说法是前后矛盾的,然后我们又发现邓玉娇的母亲,当地政府向外说她的母亲已经解聘了她聘来的律师,但是后来邓玉娇母亲出来说,没有啊,我请的律师我怎么会炒他们鱿鱼呢?就是当地政府帮他们炒了,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

那么对于这一切事情,巴东地方都没有一个很好的说法,但是这一切已经开始让人觉得,你这个地方是不是你的司法,你的执法部门好像已经完全有一个倾向,而且是联结在一起,而且你们联结在一起是为了保护那一位被邓玉娇刺死的官员邓贵大,还有他另外那位黄姓的同伴,是不是这样子有这么一个关系呢?那么这个最多本来只是我们民间的一种猜测、联想,说不上是什么真凭实据,可是问题是由于当地政府的做法,就好像不但没有澄清这种猜测,反而好像一步步的去证实了这种猜测。

然后接下来还有第三步,第三步是什么呢?就包括现在最近几天,我们发现很多外地记者去采访,首先他们注意到,就是从湖北宜昌出发。坐船去巴东,这个船居然在那不停了,大家就想是谁有这个能力,能够让本来一艘船天天要在长江上经过它那,要在它那停的这么一条船,能够不停那个站,是不是船运公司突然不想停了,觉得没生意呢?

梁文道:国家的机器到了那就坎陷下去

另外一个就是昨天发生的,《新京报》跟《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被殴打的事件,他们的录音、录影的器材被缴收,被破坏,他们本人被殴打,而且《新京报》那位女记者同行还被殴打过两次。根据他们所说,当时来打他们的人自称是当地政府的人员。

我们这样子,我假设我不要抱太坏的想法,我就假设这帮人只是自称是地方政府人员,而那个船不停巴东,也只是个巧合。但是当这么多的巧合拼凑起来的时候,你就很难再相信它是巧合。你开始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力量,在把他们串联起来。那么这个力量是什么呢?这矛头自然就指向巴东地方当局。

从这里我想提出一个问题,在最近几年,我们有时候会遭遇到一些情况,一些新闻。就是某部分的地方政府,在处理一个原来相对来讲,不是那么复杂的案件跟事情的时候,会怎么变成这么一个扫遍全国的大事,激起民愤的大事。你会发现这个中间的一个转折点,就在于他们仍然以为自己在处理的是自己地方上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这个事件已经变成一个媒体事件,已经变成一个全国性的事件,这是第一,我们刚才谈过。

第二,他们已经有一套习惯的做事方法,比如打记者,这一类的做法。是平常他们在地方上他们觉得这么做是很符合他们常识的,但是他完全没注意到,他这种种的作为,包括公安人员的前言不对后语的说法,又让我们想起来前阵子像“躲猫猫”,那些事件,这种种说法都让我们外界觉得不可思议、匪夷所思,问题在于为什么他们会那么容易的就有这些说法,这些做法出来,而他自己是完全不觉得有问题吗?

我想这个情况,我该这么来解释,的确在我们都市里面的人群看起来,我们一般人看来,会觉得这些做法不可思议,背离常识。可是对这些地方的,已经快几乎成为一个小黑洞的这种势力,就是我们国家的机器到了那,就坎陷下去,变成一个小黑洞的这种地方。对他们来讲,他似乎觉得他这么做惯了,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就是我们大家常识不一样。

有点像以前我们小时候看那种电影,去到一个渺无人烟的,蛮荒的森林部落里面,那个地方的人,是觉得砍人头回来炫耀是很正常的事情,那是他们的常识。在我们看来很不文明,很野蛮,但是他们就会觉得那是常识。我现在在巴东这个事情上面的感觉,就很像我刚才描述的那个故事,是一个文明与野蛮的这么一个对决,我们有两套不同的常识。

但是问题是,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这里边应该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法制文化,是遍行全国的。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些地方的坑洞,这种甚至是黑洞?好像任何我们熟悉的常理、常识,做事情的方法,走到那个地方之后,就会消失,自动的掉下去,无影无踪。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