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爱在左,同情在右  

2010-02-03 15:43:11|  分类: 我的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在左,同情在右 - 天使哥哥 - 天使论坛

 

    从前,有一个人,遇见一位美丽的仙女,他向仙女祈求幸福的真谛。

    仙女问:“你要被尊敬还是要被同情?”

    “要被尊敬!”那人大声说。

    仙女于是使他成为一个被人人尊重的圣人。

    时间久了,圣人感到很累,于是又找到仙女祈求她说:“仙子,我很累,但人们似乎还是严格要求我做到最好,他们为何不理解我的心情呢?”

    “因为你是个圣人,圣人是不需要同情的。”仙女断然回答。

     “那请你现在还给我一点同情吧。”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了”说完,仙女飞去无踪。

      在路上,圣人遇见一个流浪汉,看到他的处境难免牵动恻隐之心,就施舍给他一枚银币。

      “我不需要同情,大人!”流浪汉似乎并不快乐。

      “那你还想要什么?”

      “大人,您看,我是一个流浪汉,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让别人像尊重大人您一样尊重我。”

    近来认识一个笔名“连环画”的好朋友,她是一位“渐冻人”,自小饱受“运动神经元疾病(M.N.D)”严酷的考验,全身肌肉进行行萎缩。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坚强乐观地生活着。并在克服障碍下,学习进取,完成了27万字的长篇自传《颤抖的音符》。

    可以说,她是一位展现独特生存价值的强者。可是,在社会世俗认知上,人们习惯把此类生理有缺陷者称为“社会弱势群体”。同情与怜悯的目光便毫无遮拦的倾泄到他们的身上。

    每逢年节,他们随即成为帮困对象,电视镜头前那一双双满怀感激的、颤抖的手,从资助方自信的手中接过送援款物。其实,如果换个角度,有谁能体会到那份受助者的心境呢?他们也许正热切渴望自己有能力站在施者的位置,体验一把施与的高度和尊严呢。

    记得一位西方的自由企业家曾说:“穷人是不应该成为被施舍的对象,如果可以,社会应该有责任令到他们有能力去自己帮助自己,以获取生存权和发展权,继而获得人类应有的尊严。”

    同情是什么?

    是人类文明自诞生之日起的必然产物吗?

    上帝为什么会让“同情”这种暧昧的情感存在的如此尴尬?    

     显然,同情不同于仁爱,因为在同情的同时,已经决定了同情者与受众的高下之分。

     同情也不同于怜悯,后者显然更趋于无奈和悲凉。到此我想起了有句中国俗语“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人类似乎与生俱来的一种本性,就有“同情心”。还远在适者生存的古代,文明的曙光就借着“同情”照亮大地。人们在同情弱者的同时,重新寻找自己的社会定位,不期然的在失落时得到安慰。这在心理学上称作“自我保护心理”。

    同情,可以表现为感同身受、设身处地以及良心发现。事实上同情不是坏东西。但同情往往触及到人类的另一个敏感之地——尊严。也难怪,追求“平等”是人的三大基本人权之一,而同情本身就是强势对弱势的行为。人的心理活动很微妙,但千百年来,人们往往忽视了文明的深层含义,而去一味追求自我心理的满足,这本身值得我们深思。

    多年来,人们又一直持这种观点:同情并非等于爱。诚然,这句话可以用很多例证作为注脚。但事实远非那么简单。实际上,同情和爱是一对双生姊妹。伴生着文明的出现,她们一直没有分开的迹象。

    “爱”里有同情的因素么?如果不然,那弱不经风的少女就不该得到爱情。“同情”里有爱的影子么?如果没有,那“献爱心”的慈善义举不成了“作秀”了么……

     人们啊!千万不要那么苛刻。还是睿智的冰心先生说的好:

    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其实,对于同情,我们本可以享受它的独特之美。不过要看你抱持何种心态以及拥有多少自信度了。莽莽乾坤,大千世界,皆存于心之意念。有位哲人曾悟到:风吹旗动。非旗自动,也非风动,实为心动。

    爱与同情,既矛盾,又统一,也非不能互为转化的。换言之,文明伊始,原本如此,也没什么好挑剔的。不过,如若世上满是强者,那也是一件蛮可怕的事情。

    尤尼斯·肯尼迪·施莱佛女士是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的创始人。她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胞妹。肯尼迪的父母共育有9个子女,其中长女即施莱佛女士的姐姐罗丝玛丽·肯尼迪,先天患有轻度智障并进行了脑手术。手术失败后,她的智障程度加深,生活不能自理,长期住在“特殊孩子”医院。1957年施莱佛女士接管了肯尼迪基金会,开始了为智力残疾人谋求公民权利的公益事业。她说过一句经典的话:“这个世界不存在弱者,当我们同情他们时,他们在某些地方已经超越了我们,心灵的缺憾甚至比生理上的更可悲,如果真有值得同情的事物,那无过与此的。”

    岁月流转,生生不息。如果你要同情就同情吧,只是在同情他人的时候,别忘了反观和好好审视我们自身的生存状态,从而悟到些什么,更积极、更乐观地活在当下,这很重要。

   写在同情之前,返视同情之后。其实,这个世界,到底谁最值得同情呢?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