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画梁春尽落香尘  

2011-12-29 16:01:04|  分类: 读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作家中,被誉为“中国历史小说第一人”者,就不能不佩服台湾已故作家高阳先生。“以历史入小说,以小说述历史”是高先生常用的手法,他的文笔细腻入微,他的文理贴近生活,他的文字弘扬传统,他的故事引人入胜。以至于坊间盛传“有井水处有金庸,有村镇处有高阳”,可见高阳在小说界的知名度之高。

而提起高阳先生历史小说的高度,则不得不提他的“红曹系列”。 先生曾说:“对一个文艺工作者来说,曹雪芹如何创造了宝玉这个典型,比曹雪芹是不是宝玉这个问题,要来得有兴趣。”他在“红曹系列”把史事钩沉与文学想象结合在一起,勾勒了曹雪芹的成长故事、朝廷大事、市井生活、皇权嬗变、江湖秘闻、痴情儿女、风月无边,其中对于曹雪芹的家世、《红楼梦》人物的原型都有委婉的交代。他曾提醒读者“千万不要以读《红楼梦》的心情与眼光来看《红楼梦断》”,不过我们分明能在高阳小说中辨识出《红楼梦》的影响,广阔的视角、庞大的结构、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幽微曲折的心理描写、不动声色的叙事气质,才华闪耀,令人叹服。 

“红曹系列”已由三联书店出版,这一书系包括《红楼梦断》四卷(《秣陵春》、《茂陵秋》、《五陵游》、《延陵剑》);《曹雪芹别传》两卷;《三春争及初春景》三卷;《大野龙蛇》三卷以及收录高阳考据文章的《红楼一家言》,有不少作品是第一次在内地面世。博学的高阳认为自己满腹经纶不见重于世,反以小说知名,内心未尝不落寞,这样的心绪激发了他以考证入小说,以小说成考证,其历史小说兼容史家与文学家的笔法,这一特征在“红曹系列”中犹为鲜明。 

《秣陵春》是第一部,高阳揣摩曹雪芹原意,以鼎大奶奶的自尽来曲释“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从而开始了苏州织造李煦家族的中落和衰败。

书中由苏州织造李府的事情开始说起,勾勒出前清大家族烜赫一时的豪门大族生活百态:康熙年间,以江宁织造世家曹家为首,联合苏州织造李家,还有杭州织造孙家,三家盘根错节,同气连枝。在当时来说,织造本不是什么大官,官居五品,平时负责皇宫内苑的御用物资采买事宜。但是正像《红楼梦》里描述的那样,他们在当地的地位非常特殊。一方面代表皇族在外做事,一方面还有扮演皇家耳目的秘密使命。因此,历来这个位置都是皇帝身边十分信任的家奴或亲信担任,并且和皇族保持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在财务上自成体系,地位超然。这就是为什么织造世家会权倾一时,恃宠而骄的原因。

小说以比较吊诡的家族密隐情事开篇,围绕家族在康熙末年诸皇子党争中“偿还亏空”为主线,给读者展开了一幅当时官员贵族生活形态的长卷。使读者了解到前清的各种社会形态和官场形态,从而揭示了大家族盛极而衰的深刻原因和整个过程。

《秣陵春》中的“芹官”(童年曹雪芹)显然还没有长大,这部书是以鼎大奶奶以及李家为叙事主线的,由李家的信贷坏账,来反衬世家豪族的经济腐败;由李鼎的风流成性以及大家长李煦的伦常悖乱,反映出世家豪族走向没落前的浑浑噩噩和穷奢极欲。当时,正值康熙末年,由于承平已久,国家财政由于制度的缺陷,国库日渐空虚。又由于党争不断,政务荒怠;各级官员都养成了过度借贷国库无法偿还的局面。而康熙朝政府也面临巨大财政赤字以致无力支付前方战事的军费,国政开始“由宽转严”的历史时刻。康熙秉持“律人者先律己”的原则,所以,世家豪族首当其冲。而此时当年励精图治创业的老一辈大家长如曹寅等,死的死,退的退。而“富二代”更无法适应严酷的“政治洗牌运动”,因此,豪族的败落就一再的历史重演了。

每当一个世家豪族的男人们在历史的选择前不知所措的时候,往往倒显出名门闺秀的坚忍和智慧来,这也很可能是“红楼”为何要以女子着笔的创作初衷吧?

鼎大奶奶,是《红楼梦断》的第一位女中巾帼,她的原型就是“十二钗”之一的秦可卿。书中对她的着笔不多,正如秦可卿之于“红楼”,惊鸿一瞥,却也不可小觑。鼎大奶奶最终为了李煦老爷子的荒唐而自尽了,但是她之所以选择这条路,不仅仅是为顾全大局,也有对当时大家族的一种控诉,李氏兄弟无能且贪花;家族外强中干;家族内部勾心斗角。这一切的一切,都形成对女性无形的压迫和摧残。道德的沦丧还不是最严重的,关键是在“道貌岸然”的家族体制下,每个人都在引向“人格分裂、价值混乱”的深渊。这是最可怕的。深闺大院中,谁来给作为弱势群体的她们以希望呢?显然没有。

在宏大叙事的背景下,《秣陵春》仿佛为我们打开了一幅前清的“官民风情画”,一边是“盛世笙歌”的浮华春梦,一边却是“千疮百孔”的冰山一角。

一个家族,乃至一个民族,当人人都沉迷于“盛世欢歌”的时候,正是一个民族最危险的时刻。

“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这是秦可卿的判词。封建礼教把一切罪恶都归罪于秦可卿的命相“必主淫”。其实真正应该批判的是以“官本思想”为主流的腐败的社会制度和那些特权阶级!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