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洗澡  

2011-12-09 10:32:34|  分类: 我的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辞·渔父》云:“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更衣。”可见洗澡在春秋战国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乐事了。

关于洗澡的历史,恐怕一直可以追溯至人文初祖的年代。远古传说:人,本是泥巴做的,只是造物主在他的鼻孔里吹入一口灵气,才有了活生生的人。那么,人类接触水的历史就打文明伊始便开始了,有水的地方就有人类文明的痕迹,甚至现在要向太空“第二地球”移民,先决条件也要看它有没有“水”。

人类离不开,概因为水是生命之源,也因为我们给水赋予了人文主义的色彩,水有“道”。老子的《道德经第八章》(易性第八):“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多好,水还能去污除垢,促进新陈代谢。所以人类用水,来洗浴自己,并且中国还有独特的洗浴文化。

早在秦汉时期,已形成了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沐浴的习惯。以至于官府每五天给的一天假,也被称为“休沐”。《海录碎事臣职官僚》记载“汉律,五日一赐休沐,得以归休沐出谒。”古人也用胰子,澡豆洗澡。唐朝的胰子兼有冻疮膏的作用。高档一点的称为“面药”和“口脂”,用来涂脸和嘴。宫中在冬天会发给官员。杜甫《腊日》中有"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九霄。"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敢情冬令劳保用品古代也有发。

当然,中国的洗浴还有去病养生之功。据《太平御览》卷七一引《辛氏三秦记》载,相传秦始皇有一天来到骊山洗浴,见到一位美女在那苍翠清幽的泉边亭亭玉立,美貌异常,便顿生淫心,不顾礼节,上前去调戏。美女被激怒了,张口向秦始皇吐唾沫反击,秦始皇立刻身上生疮,流血淌浓,疼痛难熬。秦始皇这才知道这是一位神女,吓得惊惶失措,向神女百般告饶,祈求宽恕。神女用温泉水给他洗涤,治愈了病疮。所以骊山温泉又名"神女汤"这个传说颇有意思,神女惩罚了不可一世的秦始皇,当他知过谢罪后,又用温泉洗愈了他的病疮。这说明骊山温泉具有"吞肿去毒"的医疗功能,故到《辛氏三秦记》云:"后人因洗浴"。早在秦代人们就认识到骊山温泉的这一功能,纷纷来温泉洗浴疗疾。

但是洗澡同样也能误国败家。秦二世而亡,据说起因之一就是阿房宫因为“洗鸳鸯浴”洗的“骄奢淫逸”过度了。同样的例子还有唐玄宗时期的“华清池贵妃出浴戏安禄山”的故事,都是亡国的先兆。可见洗澡不能乱洗。

我也喜欢洗澡,尤为喜好“泡浑汤”。所谓“浑汤”就是上海人常说的公共浴池,盖由于泡的人多,越泡池水越混且渐趋乳白色而得名吧。老上海常言道“浑汤不浑人”,就是说水再脏也你进去照样洗得干净;可能也有点人生哲学“不好的环境不一定都是坏人”。

上海的“浑汤”如今越来越少了,因为生活条件改善了,家家都有了淋浴器、取暖器、按摩浴缸等。人们就会嫌弃那里有点不卫生。的确,要说卫生,还真谈不上;但是如今在大都市,只有8元浴资就能洗澡的地方,摆明了就是“低层次消费”,所以社会最底层的生活,就不期然的会在这里汇聚。这也不失为“俚俗文化”的一种。

现在“泡浑汤”不像过去是烧“老虎灶”,都是锅炉。池子还和原来一样,有一个四边池,内圈还有一个下阶沿以供浅水区。人们(一般都为老人)像“下饺子”一样,泡在热气腾腾的“汤”里,互相聊着社会新闻、家长里短。出来以后搓背的搓背,扦脚的扦脚,泡茶的泡茶;对于上海“老克勒”,生活在这里一如往昔。

我不是说,在这里就可以找到上海真正的“弄堂文化”了,但是这里的确有其旧时代的“烙印”。在这里,不管你在社会上,是什么身份地位;不论你文化层次是高是低。进了“浑汤”,把衣服一脱,就都赤裸裸地回到原生态,“坦诚相见”了。在这里和朋友谈心,不需要遮遮掩掩,因为彼此都看到了最隐私的一面,于是心胸豁然一松。如果还能来点“小老酒”,那就更是信马由缰了。

记得有一年,朋友几个约好在居委会吃年夜饭之后,来浴室洗澡,他们把一些酒桌上的熟食小吃带了满满一兜,然后洗完一扑以后,再躺在躺椅上畅饮啤酒,那种气氛,一下子把周围的人都感染了,纷纷议论说“你看,还是他们想得开啊!”

其实,无所谓想不开想得开,这就是市民的“小乐胃”,也是苦中取乐的一种,但是这种简单的快乐,是无法用金钱去衡量的。但你拥有的时候,你不觉得;一旦失去,你就会回味无穷。

如今,大城市生活的节奏一步步提高,也一步步加快了,什么都在提速,但也不见得提速的都好。人们匆匆地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赶路,忘记了太多小的“感动”,为了“目标”也忘记了太多我们原本拥有的小小的“情感”。正像电影《洗澡》里,古老的、传统的澡堂要拆,代之以现代化的公寓和现代化的洗澡设备。一种文明和另一种文明的交替,充满了让人悲喜交加的复杂情绪。因为傻弟弟二明的一封只有画的信,让远在最南方的哥哥产生了误会回到了北京的家。聪明的人自以为聪明,很大的程度是因为懂得为自己着想,懂得掩饰和遗忘。而二明似的傻子就不懂,他永远停留在童年里,有一个成人的躯体却装着小孩的灵魂。小孩总是和父母寸步不离的,在小孩的心里父亲永远是高大的代名词。象征着安全,温暖,几乎和家一样的让人放心,二明和父亲就是这样的.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在父亲的眼里这个孩子尽管不"懂事",但是他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而且只有他是不会离开自己的。两个人在北京过着相濡以沫的生活。相比之下,大明成了一个陌生人,他回到这个家,在起初的时候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他代表的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种新的文明,他的思想也和澡堂的传统与古老迥然不同。他和父亲有明显的代沟,他的离家对父亲来说毕竟是舍不得的。可是没有办法,孩子长大了总是要走出去的,告别童年和少年,成为一个独立的人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成家立业,也作父亲,也当一家之主。这个时候对自己的老父亲的感情已经变了,或许在很长的时间里不晓得如何面对父亲。与此同时,父亲对自己却没有变,他还是把自己当孩子的;无论怎样在父亲的心里孩子终究都是要受保护的对象。这种错位造成了影片里某种悲剧性氛围的必然因素。

我们怎么样看待生活,生活就是什么样子。也许生活中充满着悲剧,那是把“挫折”放大的结果。也许生活依旧是它原来的样子,无论你变或不变,它依然在那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诠释,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活法……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