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2011-03-06 09:57:16|  分类: 我的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过一部电影,是施瓦辛格主演的《龙兄鼠弟》,故事倒也不是十分的出奇,但是使我深思的是,扮演“鼠弟”的主演丹尼?德维托提到一个“家”的概念:家,就是也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感恩节晚餐;家就是也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温暖小窝”和圣诞树。

看似很简单的要求,但是我却感动到“抖震”。

不管是感恩节晚餐也好,还是圣诞树也罢,在基督教文化里都具有特定的意义,即家的和谐离不开信仰基础。这里包涵爱的美育、与人和睦共处的情商和恩容的智慧。

当今社会,家,已不再是宗法制的傀儡——长幼尊卑分明,家长作风横行的时代;家,也不只是血缘关系的简单组合。现代人的眼中,家开始变得更纯粹了。

现代人常说一句话,家是一个港湾,以供扬帆远航的船儿停靠休憩的小小港湾;似乎家,具有了现代化服务的功能,当然最好是五星级的。但是又有人会说,享受服务的前提是在尽了责任和义务之后。都在强调,也就没有了一点点甘愿的味道,似乎想想都累。

当家庭问题随之而来,有人开始找种种借口,逃离那个“家”,而又有大男人说,家对于男人来说,要么控制它,要么忍耐它。凡是没有逃离的,不是家里的国王,就是家里的奴隶,好凄凉!于是,“婚姻坟墓论”就因运而生了。

其实,没有信仰,就没有理性,也就没有文明的产物——家。

至圣先师孔子曾言“民无信不立”。我们突然发现,这是一个没有全民信仰的时代,比过去的盲信时代还要恐怖。没有信仰,家,满了埋怨和指责;满了任性和冷暴力。家是构成社会的细胞,细胞都如此浮躁,更莫谈社会了。

建立信仰,绝非一朝一夕;也不是说信教就已经开始了。但是难道就这么遥远吗?信仰,也可以很简单,首先让我们静下来;平息狂躁,静静听听来自心底的一个声音,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

在很久很久以前,据说神灵在我们的每个人心底都种下一个“圣灵”,让我们有了良知,从此人类文明有了理性的通道。学会去爱,首先要学会聆听,聆听宇宙,聆听自然,更要学会聆听心灵。

都说,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而幸福的家庭都惊人的相似;可见,爱的原则从来只有一种模式。

再说说,我对“家”的构想。

家,对于我来说,就是在午夜失眠的时候,能随时打开床头灯,打开一本智慧书籍,能让我和心灵对话;能够在丰盛的晚餐的前一起互道满足,并默契的一起做感恩祷告;能够像朱自清那样在静寂的夏夜一个人独自走在屋后荷塘边欣赏月色,而回来后可以见到妻儿高枕安眠中露出的惬意的睡容;能够在感恩节晚餐时给孩子讲感恩节的来历故事,然后一起祈祷祝福,互道晚安;可以在圣诞节一家一起出去看一场温馨的圣诞电影;可以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可以像冉·阿让那样亲手给她幸福然后看着她找到归宿后安然离世。

多好啊,那就是我的家,因为信仰,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因为找到了我自己的位置,所以我找到了真正的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