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那年夏天,隐性的纪念  

2011-07-02 11:21:24|  分类: 心灵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好几年前的夏天,偶尔看过一部台湾电影《海角七号》,尤其记得那首略带伤感的日语歌曲《各自远飏》。

    之后,台湾女歌手蔡淳佳把它改编成华语,曲目《隐性的纪念》,依然那么回肠荡气、委婉幽怨;我每次都有一种想落泪的感觉。其实,每个人都有其自身的独特体验,也拥有属于自己特别的记忆;有时虽然懵懂,但却值得一生珍藏……

    记得那是一年夏天,有如孩童一般天真的她走进了我的视线,她叫自己“雨滴”。小小的身材,一副娃娃脸兼具女学生的面孔,鼻梁上和我一样带着一副眼镜,留着齐耳的短发,但是笑起来却非常阳光;就好似能笑进你的心里的那种。

    说起来,她其实比我大5岁,早几年留学日本研读教育学硕士。在日本留学多年,似乎也有点被他们同化了感觉,每次接了电话就“摩西摩西”,每次听了就觉得好玩,让我想起樱桃小丸子。要说靓丽,她也并不属于抓眼的,而且我认识她那会还满脸都是“面皰”,只是她独有的亲和力和同样是来自西北的渊源,使我们慢慢觉得还颇有些“乡党”的感觉。

    那年秋,碰巧我们都参加了一次拓展训练营。在那次的拓展训练中,有一个特别感动的环节就是主动和你左面的人,在团队精神的感召下互相拥抱。开始我们互相都很拘谨,后来通过训练所有参与者的激情都似乎被调动起来,那一刻,抛去了矜持,抛弃了理智,大家陷入感性的漩涡,不分男女老幼都相互的热烈拥抱鼓励起来。而这时“雨滴”也主动过来,以同志的友谊和革命情感,来了个激情相拥。当时,说实话因为抱得人太多,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真好。

    到了晚上,又有一个聚会,那时特别时兴搞企业文化,团队精神以及拓展训练,也确实在一定时候鼓舞了士气。晚上聚会的时候,有些人还没有从白天的气氛中热度褪去,依然见了这个抱抱,见了那个搂搂;而这时我依然回复理性矜持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坐在一个角落。这时,她又走过来,而且走到我面前大伸着双臂,我愣了一下,然后傻傻的问“干什么?”

    她突然笑起来,似嗔似怪的笑着说“忘了吗?抱一抱,我们是一家人嘛”,我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不过最后还是礼节性的抱了抱。可是我心里突然开始感觉异样,不知是什么滋味。到后来,从训练营回来,也就没有在多想什么,因为那时都是业绩啊、目标啊满脑子飞,弄得一会沮丧、一会兴奋,每天回去都超过凌晨零点,一沾床倒头就睡,也顾及不到其它。

    平时在公司开会碰到雨滴,还是会点头笑笑;然后各自忙各自团队的事情。一直到有一天……

     那时公司在为新拓展的业务和新形象,策划一个企划宣传;这之前我们公司有每周的“读书会”,在这个读书会上需要写“每周读书体会”,我自然在这方面让公司领导对我“刮目相看”了。后来这个企划的CASE自然就想到利用我的文字功底。

     当时公司有关人员找到我,说想让我帮忙做一下文字方面的企划工作,我自然义不容辞。不多会,领导打电话又找来一个人,说你们都是文科的,可以共同携手完成这个任务。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个人就是雨滴,到后来才知道是她。

      这一次工作上的合作和相处,我和她慢慢开始了解的多起来,有时天热我们就在QQ上联系。有时她会戏谑着说,“我比你大好多,你是小屁孩,快叫姐姐!”我会被她的那份天真无邪感染者,慢慢的开始喜欢和她无拘无束的海阔天空的聊着。这样男女搭配,还真有点“干活不累”。渐渐地,到了6月底。那一天,天气闷热,我们正在办公室做着企划预案,不知怎么,到了中午吃饭时间。办公室Peter和Molly他们不知什么时候都跑得无影无踪,后来当我正无聊的忍着饿继续做企划的时候,突然所有的灯都灭了,紧接着,他们捧着一个插满蜡烛的蛋糕走了出来。一刹那,我好感动,由于我这人平时在公司为人比较低调,所以那一刻我真不知说什么才好。过一会,分蛋糕的时候,雨滴就在旁边说“本来呢是想抹你一脸蛋糕,但是看你这样就饶了你吧”。后来在印出来的照片上才得知,雨滴虽然没有抹我蛋糕脸,但还是在我的身后做了一个搞怪的动作。那一刻,有种受宠的感觉渐渐蔓延开来……

      从那以后,我和雨滴成了很好的好朋友,我们经常在QQ上聊天;有一次她会老家,我送她上火车站,还感觉这有点舍不得。短信也越来越频繁,仿佛家人的样子。有一次,得知她不但没有结婚,而且还没有男朋友,我就戏谑的调侃说“唉?那我就做你的男朋友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微微愠怒地嗔怪说“这是什么话?你不要太过分哦!”

     记得有一次,我和她去森林公园消暑;她倒也爽气的答应了,后来我们在海塘上拍照,她只肯为我拍,却怎么也不肯为自己拍一张,合照就更不肯了。问她为什么,她笑笑却怎么也不肯说。后来到公园一角,有一家唱卡拉OK的地方,我正好想在她面前露一手,于是就我行我素的唱起来,她在旁静静的听。过了一会她说她有点冷,我关心的想握握她的手感知一下她的体温是否真的冷,她却猛的一下把手抽了回去。我一下觉得我的自尊被割了一刀,那天的出游我们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后来倒是经常问我借书,什么《于丹庄子心得》之类,后来得知她的某些心结很深,需要读哲学无参透一些东西。后来又问我借了一本《秘密》,但是我看根本上也解决不了大问题。只是我倒是经常用还书的借口约她出来。她有时会天真的觉得过意不去,会请我吃饭,就会选肯德基麦当劳之类的地方,因为这些地方也总是适合促膝谈心。有时她会不经意地对我说说她的私房话,就像是面对家兄诉苦一样。她会告诉我她的情感生活以及相亲的尴尬,而我总是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最后等到她急了的时候,我才会一本正经的开解她,一般我都是给她讲故事,有时是听来的,有时是杜撰的。她听完也总是轻轻的叹一口气。有时会不留心滑出来一句话”唉,你要是不残疾那该多好啊!”

      可是她却不知道我听到这句话的感受,有时比针扎的还难受。但是那种微妙的感觉,我不会让她看出来。也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来……

       渐渐地,听说她很想留在这座城市,又找到一个上海男的,男的比她大好多,而且离过婚。听她的语气,虽然不确定这段感情是否可靠,但是她觉得已经这么大了,也不能太挑剔了。后来让我帮他分析分析,我也不知怎么说的,反正三分析两分析的,反正到后来也没成。有时我都怀疑是不是我们这样对生活的要求太理想化了。也许我们都走得太远了……

      渐渐地,听说她回了老家西安,我们也没有在多联络,只是在网上偶尔碰到,开开玩笑,打个招呼;有时过年过节有一两个短信问候。有一次我问候她的生日,她却执意要知道我的,我说那年不是你们给我张罗的,怎么忘了?她会说你快说,不说我生气了!后来看她真急了,我就告诉她了。问她怎么了?她说你记住我的而我没记住你的,这让她感觉很不好。

      去年世博会,她说她回来看世博。后来我就说,你来吧,我换了新车了,到时可以带你去看世博会,到时你推我走绿色通道,还不用排队呢!她就说好啊好啊,到时一定带上你,我来请客。后来听说她要九月来,我就早早的把车子改装成大功率的,好带两个人的,因为听说她妈妈也要来。后来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有一天早上我很晚才开手机,看到一条昨晚的短信是邀我明早去世博会的;后来又有一条短信是早上没接到回复所以她们自行安排了。我默默的阖上手机,继续我的生活,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后来她和她妈妈回去了,网上再碰到我在线,她就很兴奋的聊起世博会上的事情。后来我就觉得我们不可能在见面了,不知为什么。在她生日那天,我给她发过去一个庆生电邮。并且附上那首《阴性的纪念》。那次她回信说,怎么会没有机会见面呢,会有机会的。

我想要回到那一年
你守护我那一年
想起遥远那个夏夜
我记得你眼里是我的脸
不管这世界是那么的危险
我都悄悄地在你身边
一直到某一个幸福期限
别忘记我的脸
隐形的纪念躲在心里面
也许吧也许不会再见
阴天或晴天
一天又一年
风它在对我说莫忘这一切
我想要去找那条路
你牵着我那段路
有甜有苦呀有雨有雾
我说有你所以喜欢旅途
有时候下着雨我淋湿了脸
所以风景都变成想念
一双脚呀走过多少时间
才能走成思念
也许吧也许我们不会再见
阴天或晴天
我祝福今天
谢谢你对我说那时的一切

      我默默的看着歌词,觉得各自远飏,缘起缘灭,可能就是人生的必然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