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福音派和孩子  

2012-01-13 11:19:20|  分类: 信仰果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个文友,据他说在88年就接触中国基督教,可是迄今为止,他仍然只保持着浓厚的兴趣,而没有参加洗礼成为信徒。我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看待基督教会的,但是显然国内的保守和某些现状,使得像他这类人最终没有从他的主观价值观中走进基督教。这也是我一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心中块垒。

在中国,由于采取政府倡导的“三自”原则,国人一直误把基督教和天主教当成是两码事(除了正规的受过系统神学教育的人士),其实基督教分为三大教派:新教派、天主教派、东正教派。我们国内所说的基督教或者耶稣教其实就是新教派和天主教派的大陆命名习惯。所以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下,无论是基督教区还是天主教区,由于与外界隔绝,虽都说无宗无派,自成一体,但其实都受到20世纪早期从香港和海外回国的中国传教士影响,其中新教尤以福音派居多。

福音派在国外被称为保守派,所以凡是有点靠左的思想,在大陆就容易被容忍和接纳,这也是国情使然。我本人信教已经有6年的时间,但是我始终很难认同福音派在中国教会的做法,虽然基督教会的神职人员都不承认他们和福音派有任何瓜葛。

在《圣经》里,曾记述耶稣的话语“如果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孩子的样式,断不可进神的国。”这是一句著名的预示,也像一个提醒。那么孩子是什么呢?福音派经常提到这句话,在国内的解读有三种,其一:神的儿女若没有一颗单纯的心去完全依靠神,是不能进天国的。其二:凡自己谦卑成为一个在社会里毫无地位的人,他在天国里的地位反而是最高的。其三:孩子的纯善和简单,是灵魂回归“圣洁”的途径。圣洁以后便可顺利进入天国。

严格来说,福音派的理论也无可厚非。但是我们都做过孩子,孩童时的我们真的是一张“白纸”吗?未必。所以,每个人都可以对《圣经》里耶稣的教导按照自己的社会经验去解读,只不过你在教会的地位决定了你在这方面的权威程度罢了。

这是一个事实。在国内的教会,相当多数的人都在说,我要做“阿爸父”的孩子,但是就算做了“孩子”,这个“孩子”还是社会的,不是自然的,因为受到的不是“左”的影响,就是“右”的逆反。自然的孩子呢?教会里没有,福音派里更少见。

任何组织,都有保守派,任何保守派都是体制化和律法化的化身。他们形成一种强大的力量,使得教堂变得严肃甚至压抑,继而使得信仰变成一个束缚人性的“大樊笼”,可是保守派还在强调不要离经叛道,这就是为什么中世纪为什么宗教裁判所会拥有那么大的极权以及人们会麻木不仁的原因所在。

从这个方面说,教堂是可憎的,教士是可恶的,尼采、雨果才拿起自己的思想愤而批判,但是这一切不是基督信仰的原罪,还是属于人类的原罪。所以尼采骂教会,骂形式主义但是没有否定耶稣。到了文艺复兴以后,清教徒开始出现,他们信奉加尔文主义,认为《圣经》才是唯一最高权威,任何教会或个人都不能成为传统权威的解释者和维护者的基督徒。清教先驱者产生于玛丽一世统治后期,流亡于欧洲大陆的英国新教团体中。及后,部分移居至美洲。也就是一代代清教徒的努力和影响,后来影响了美国独立时,以新教自由派教义作为立国之本,直至如今。

尽管美国独立精神,在国内左派看来也可能“狗屁不如”,但是信仰不完全是政治,却能引导美国这样的新兴国家在短短200多年时间能跃升超级大国。

信仰,是什么?也许不入教,超然的态度会更好一些?我不好说。但是我入教是因为被美国企业家理查·狄维士的演讲所感动,在他的思想中,我领悟到信心、希望、乐观、坚持的大气,领悟到家庭、朋友、尊重、自由的可贵和温馨。后来我就系统地在孙长老的帮助下系统了学习了一年,后来在鸿恩堂接受了“洗礼”。

我不敢说我就是一个合格的基督徒,我也不敢说我就是一个中间派。事实上,我觉得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在不断丰富着我的阅历和知识。但是学无止境,就算这辈子只看神学的书籍,我都不一定会看完。但是,我肯定不想成为宗教体制的一根链条。

体制化,有时是很可怕的。就像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描绘的那样,罪犯被送进监狱,进行所谓的改造;但是当犯人被体制化像“温水煮青蛙”一样的煮熟以后,你已经完全依赖这个系统,而完全不适应外面的社会了。在宗教体制下的人,比如神学院的学生,有时会习惯,甚至认为外界的改良是可怕的行为,称那些教内的富人和改革派做“文化基督徒”。

我们不知道历史从什么时候开始“党同伐异”的,但是信仰已经有被割裂的危险。而且在宗教的某些氛围中,甚至有着“仇富”的倾向,一如2000年前的法力赛人和基督使徒般泾渭分明;也一如1600年前的托钵休会和贵族骑士团势不两立。

实际上,经过创业白手起家的富人,在某种程度上更能见证造物主的神奇和伟大,因为成功的经验一直伴随着失败的考验和天性的自我发现。这当中有很多值得“以出世之观来尽入世之事”来思考和借鉴的。

但是,教会依然有它的“积重难返”,这也是体制的痼疾和程式化的惯性。但是信仰无处不在,当你走进音乐的深处,当你眼见自然的奇伟,当你见证生命的诞生——信仰就在那。

就像个孩子,傻傻的玩,傻傻的笑;还像个孩子,他们对什么都好奇,都愿意去尝试,也许慢慢地,痛苦的经历会让他们学乖,但是他们内心依然不肯停留,依然还会追寻“爱、幸福以及超越自我”,其实,那就是我们深处那个永不放弃的“自然的孩子”。

你如果有,那就已然拥有了信仰……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