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我的“龙年”记忆  

2012-01-22 13:09:20|  分类: 心灵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说,像我这种年龄,不应该早早地就写什么回忆;但细想之,人一生中也没几个12年,乘我现在还记得,把它用文字留下来,权当备忘吧。

最早的一个龙年是76年,那一年我刚出生,当然不记得什么。但是那一年却成为中国人难以挥去的沉痛纪念。那一年,真的发生很多很多事情,这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先是十里长街送总理,那年听说也是很冷,还飘着雪。很多人的心都冷到了“冰点”总想找个出口发泄一下。于是乎,就有了清明前后那场事变。紧接着,天也怒了,于是就有了震动整个北国的大地震,那一年,很多人都失去了亲人,也有些痛的麻木了。

这些往事,对于某些人来说,就像陈年的渣滓,沉在瓶底,一经回想,就是那么心乱如麻,不知是何滋味;而对于有些人,又是那么激动和兴奋,因为到底在一个深秋的夜晚,掀起了一场大浪,把那些让人纠结和压抑的情绪,都可以宣泄一番了。但是,说到底,只是暂时的开心罢了。

就这样,闹闹哄哄的76年,就这样过去了。有泪水,也有勇敢;有伤痛,也有抗争。

我所记忆的龙年大年,是在1988年,那是一个太平祥和的年代,至少在中国,是这样。人们据说都在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年年都有好的收成,年年也都捷报频传。老百姓开始特别享受每年的大年夜。而一个叫“春晚”的东西已经走进人们视野将近7年的时间。

我家是在84年买的黑白电视机,很小,只有12寸,屏幕比现在的笔记本电脑都小,可那时的人对什么都新鲜,对什么都好奇,春晚更是让大家在除夕大年夜这天,笑得更有过年的气氛。记得88年龙年除夕,我还没有满12岁,我是夏天的生。当时还在读四年级,还是个蛮调皮的孩子。但依稀记得那时的我就特别倔强,而且好静。那时我总是在大家伙都围坐在电视机前嘻嘻哈哈的时候,一个人慢慢挪到房间的最后,那张父母睡的大床的靠窗的一边,坐在床沿的后面,耳朵里听着每年照例的姜昆唐杰忠的相声。就这样,我享受着独自一人的快乐。

记得那时,家里还不富裕,但是那时由于人还小,国家也还在蒸蒸日上,就觉得日子过得特有奔头,人只要能过年吃上猪头肉,就特满足,小孩子放两个小鞭炮,就特开心。

一晃又是12年,到了2000年。人已经随父母回到上海6年多的时间。记得那个龙年之前就很特别,因为跨千年的缘故,那年的元旦就是一个黄金周,之后的龙年除夕,倒也不是太着重。那一年,记得正是99年共和国50大庆之后,前面又是发生了很多事,我也回到家里不做生意,开始拿最低工资,记得那时的最低工资只有423元。所以,那时的人是希望组织来关心的。记得那年我刚刚分配进去的单位,打电话叫我去拿年货,年货虽然也不多,但是过去我们的父辈对单位里发的年货总是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以至于多年后想照此买一份骗父母说是单位发的都骗不像。

那时虽然已经进入21世纪了,可是人们也不见得有什么,因为过年的气氛都在悄悄发生改变,城市已经不再是过去左邻右舍都鸡犬相闻的城市了。就记得那时的人都在大肆消费,好像要补回什么损失似的,也许在庆幸1999的那场世界末日预言到底没有来似的。但是我家还是比较拮据,父母都还在外面找活干,拼着命赚着一点小钱。以至于连那时的我也在居委于新梅老师的帮助下,在做孩子的家教。

还记得那一年,我的第一份文字发表在一份期刊上——《人生有梦才完美》,是在残联高仲华老师、陈震寰老师的提携下完成的。当时本以为从自己的钢笔字变成四四方方的铅字,会很兴奋;但真的来到那一刻,却没那么强烈的感觉。但是这一刻对我还是很重要的,以至于我至今仍牢牢的记得。

那时不要说像现在这样,坐在电脑前打字;就是一张正规的桌子都没有。我现在都很难想象,一篇篇习文就是那样坐在小板凳上,半跪着趴在床上,就这样在写着,快乐着……那时的我,甚至令现在的我想起来,都有点汗颜。

那时的春节,也没有什么特别,刚刚搬进新公房,客厅里放着春晚或者电影频道的电影,记得那时是连续13年暖冬之中的一年,深夜父母早早就睡了,没法守岁。而我却独自一人在客厅看周星驰的《喜剧之王》,看得热泪盈眶的。我就是很享受一人独自欣赏文艺片的那种“小资”氛围吧。

又过了12年,到了2012年。对于即将“奔四”的我来说,对于过年,已经有些麻木了。我们作为儿女都有了自己的社会圈子,也有了自己的生活重心。对于一直在一起的一家人来说,我们不再觉得“团圆”有什么可贵了。也许离乡的游子和父母早已不在的人来说,更会对“团圆”和亲情有一份渴望和珍惜。大概这就是“距离”的关系吧。我已经体会不到过年的欣喜,年货也不需要我操心;家中无论大事小情,家里也不需要我知道太多。我总是觉得“家”在遥远的地方,遥不可及,就像我现在,一个人在除夕夜,独自徘徊在外面,就是不感觉我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家”。

每当人们感到热闹和喜庆,我就感到特别的孤独。也许这种孤独自小就有;但是要说我真是郁郁寡欢的性格,我也真不敢苟同。我也有酒逢知己的时候,只不过要看投缘不投缘罢了。

人,活在世上;折腾够了,也就不折腾了。但是等到我们都屈服命运和所谓的传统的时候,我们自己在哪里呢?

这是个谋杀个性的年代吗?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