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你先救谁  

2012-08-31 13:02:57|  分类: 我的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德教化,中国用了三千多年的时间,但是对于独立思想的帮助甚微;民主思想,近代中国只不过百来年的时间,但是对于宗法制社会的撼动收效也还有限。孰是孰非,真是一篇大文章……

前些天,有一个古老的问题摆在了两个六岁小男孩的面前,“如果是你的老妈妈河媳妇同时掉进河里,你会先救哪一个?”提问的自然是我的母亲,而被问的一个是她的孙子乐乐,一个是孙儿的小伙伴贝贝。回答很有意思:贝贝直言不讳的说,会先救媳妇,因为妈妈已经老了;乐乐说,会扔下两根木棍,先让她们都抱住,然后再喊人来施救。

毫无疑问,祖母总是对孙子的答案很满意,更何况孙子乐乐的回答似乎更符合中国的传统道德观一些。但是这里有个问题,就是乐乐的回答是基于后天形成的综合判断,属于知觉意识;而贝贝的回答则是基于先天的决断,属于直觉意识,因为没有人告诉他更年轻的媳妇比母亲会有更多的功用和价值,因为6岁不可能有性意识。

那么,问题就来了,社会普遍承认的是一种道德状态,而非自我的个性,那么显然现阶段贝贝的意识有被纠偏的可能。但是这样就会让更多的人只说“该说的话”,而不是“想说的话”,那么整个社会的道德就是建立在“堆沙塔”上的道德,是伪善的表征。

历史长河中,中国人在封建社会中被浸染、洗礼了5000年,社会形态基本上稳定在宗法制的社会基础上,有着很系统的家庭伦理、社会伦理、以及君臣伦理;要说完全否定宗法制度在5000年当中所起到的稳定社会的作用,那也不现实。但是,历史演进到了今天,我们都在说,当今社会是个民主社会,但是又有几个老派的中国人把民主社会制度真正当回事呢?所以就会发生中国老人总喜欢拿一些终极命题来拷问并不怎么懂事的小孩子,问的还都是一些叫人很吊诡的问题,而且都有“标准答案”;推而广之,这也就演变成我们中国所特有的“听话教育”机制。

“现在的小孩子太自私了!”;“过去棍棒底下出孝子,现如今就是对孩子教育听话的不够”;“现在小孩子有几个孝顺的,一代不如一代哦!”;诸如此类的牢骚埋怨层出不穷,不绝于耳。难道中国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要玩完了吗?

我们说,现代社会进入急剧化的转型期,既然转型,必然面临着价值观、道德观、伦理观的解构和重构的问题,也必然面临着大量新思潮的涌现以及许多不适应的现象;其实,历来就不存在“一代不如一代”之说,要是那样的话,不可能5000年的华夏文明,早就消亡了。封建社会过渡到现代民主社会,不也是引发了大辩论和不理解吗?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药》不都是社会转型时期民众的迷茫和纠结吗?历史发展到1911年了,造反革命就不是“大逆不道”了,因为民主的历史车轮滚滚,不可阻挡。

今天,一百年过去了,宗法制的影子还在,还在和民主的意识角逐,有时甚至这种历史的角逐使得家庭,族群出现了割裂的现象,这是值得警惕和痛心的。“啃老族”、“弑亲犯”、“虐亲族”、“夺房族”,每每看到这些电视媒体曝光的现象,都会使人揪心的难过和彷徨。究竟我们还要不要传统?究竟社会转型期的道德出了什么问题?

拨开迷雾,我们来看看实质性的东西。有人说,见过这么多年,我们的法制建设没有跟上,真的是这样吗?法律界的人士会告诉你,我们的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行政法、社会保障法、经济法、民商法、环境保护法等等,已经非常完备了。甚至有说现在每年全国开人代会,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立上几个法。按此说法,这应该是个法制与民主权利充分保障的社会了;又有说,不是没有法律法规,是执行不到位的问题,缺乏监督,而且缺乏执法纠错能力,行政缺位;又有说,也不是执行不到位,是缺乏相应的机制,来保障法律与行政权、特权冲突时,法律公平正义的绝对地位。说来说去,中国浩如烟海的法律法规的基础就动摇了,根基不稳了;问题出在哪——母法宪法上。

众所周知,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是一切法律法规的指导原则,也可以通过宪法看出一个国家执政的理念和立国的根本。民主国家的宪法里,会写明人民可以有哪些权力,国家应该保障和实施哪些行政权力,所以看一个国家是否民主,不是看法律法规多不多,也不是看民生、GDP怎么样,而是看宪法是不是符合大部分人的利益以及谁来监督不错位。

我们一般公民对宪法了解的透彻吗?如果真的都了解,也不会发生1957年的“大跃进”,也不会发生1959年的“反右运动”,更不会发生“文化大革命”了;直至今天,有几个公民能对宪政体制阐述的很清楚呢?

总体来说,我们社会还没有从“宗法制”的阴影下完全摆脱出来,一切的所谓的道德,是基于当时时代的法制建设,一切的法制建设都是基于当时时代的“宪政体制”,如果“公共伦理”混乱或缺位,那么“社会伦理以及家庭伦理”就会显示出像现在这样的无所适从、世风日下的感觉。行政权没有监督,会导致政府腐败;政府腐败会加剧社会潜规则和全民腐败,继而推演到家庭伦理的摧毁和社会整体价值观的混乱。这是需要制度来挽救,而不仅仅是教育的责任。

不要去责怪孩子的自私了,说实在的自私是人的天性,道德和善才是后天培养的理性;但是别忘了,人都是环境的产物,“学好三年,学坏三天”。

一个好的制度环境,可以让坏人去改变做好人;而一个不好的制度环境,可以让好人也去改变去适应“弱肉强食”的世界。当我们的下一辈不再为“你先救谁?”的问题所纠结,那么到那时就可以证明,那已经不再是个“人治”的社会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