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抗日第一枪——“东北虎”马占山  

2012-09-18 09:05:38|  分类: 但使龙城飞将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七月七日,据1937年“七·七事变”全民抗战爆发已七十五载。忆往昔峥嵘岁月,八年抗战抑或说十四年抗战,为中国民族精神的提升,留下了一笔不可磨灭的财富。在正面战场,曾经有那么一群闪闪的“将星”,为中华民族留下了多少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摩挲舒长啸,狂飚振林木”——打响抗战第一枪的马占山将军

在后人对历史的一般回顾中,东北军在“九·一八事变”后,都是不抵抗的,但是一个江桥大战,就使得当时国人以及媒体争相传颂马占山的故事,那么当年到底在黑土地上发生了什么呢?

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的东北军主力迅速败出关外。关东军为了争夺北满铁路的控制权,迅速向还控制在东北军余部的黑龙江省洮南地区进军,当时守备洮南的是时任洮辽镇守使的张海鹏,人称张麻子。张麻子未放一枪一弹,就投降做了日本人的皇协军。继而为了向日本主子表功,自愿担任进攻齐齐哈尔的先锋。当时日军许诺,只要拿下齐齐哈尔,黑龙江主席就是张麻子的。当时时任黑龙江省主席兼警备司令的是万福麟、万国宾父子。日军裹挟着张麻子的伪军大军压境,万氏父子早就弃土而逃。时任黑龙江骑兵部队总指挥的马占山临危受命,接起了这副烂摊子。

马占山小时候给蒙古人放牧,练过马术,后来参加奉军,又加练了枪法,史载“精骑击”,后因功擢升至骑兵师师长。在张作霖的奉军中,郭松龄向来以能征惯战著称,曾深受张氏父子的重用,后来易帜率军倒张,就是这个马占山随同上司吴俊升在白旗堡将其击败,并生擒郭松龄夫妇。

1931年10月16日,伪军张海鹏部向嫩江江桥发起进攻,马占山率部将其击溃。他明确表示“马某奉中央令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不能为降将军’。至于黑龙江省代主席,那是中央红头文件任命的。我是中央的官,保卫国家领土完整是神圣天职”。那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张学良本人亲自来了,也不能妨碍我抗战。而进攻江桥的日军是有名的仙台市团第16联队。而对方的滨本大佐根本没有把“土匪出身”的马占山放在眼里。1931年11月4日,由滨本大佐指挥的三个大队和南满铁道守备队一部,在飞机和重炮的掩护下,向嫩江桥阵地守军发动进攻的日军以500名步兵为先头部队进攻嫩江桥左翼高地,意在牵制左翼守军部队兵力;继之,便以主力部队向江桥正面的大兴一线主阵地发起猛攻,并占领了江桥。

  埋伏在江桥北侧的马占山部队官兵,见敌人进入有效射程内,立即以猛烈炮火射向敌群。敌人遭此意外打击后,锐气受挫,队形大乱。马占山部队的官兵们跃出战壕,冲向敌群,与敌人展开白刃战。这时,敌人的飞机、大炮、铁甲车均失去作用。激战多时,日军溃不成军,掉头向江南逃窜。预先埋伏在江岸芦苇丛中的官兵猛起阻截。在马占山部队守军的前后夹击下,日军伤亡惨重。此时敌人援兵一部赶到。马占山部队守军未等敌人援军站稳脚跟,就用骑兵发起攻击。只见敌群血肉横飞,遗遍野。冲出伏击圈的日军也未能逃脱覆灭的命运,有的深陷沼泽不能自拔,有的跳人江中活活淹死,血战直到晚8时。当时报载:“江北无敌踪,惟见血肉模糊,遗尸400余具。”

  6日,日军投入步兵4 000余人,火炮40余门,飞机8架,铁甲车3辆,在日本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儿的直接指下,向马占山守军前沿阵地发动了疯狂的进攻。马占山亲临前线指挥战斗,前线官兵倍受鼓舞。激战至中午,守军战壕几乎全被日军炮火摧毁。战土们跃出战壕与日军白刃相接,喊杀之声震天动地。最后,守军在敌众己寡、外无援军、弹药告罄的情况下,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指挥部决定放弃嫩江桥、大兴阵地,将部队撤退到大兴站以北三间房阵地。至此,阻击战第一阶段结束。

洮昂铁路线上的三间房车站,北距齐齐哈尔70华里,是保卫省会的最后一道防线。从8日开始,日军一面电请国内派兵增援,同时调集朝鲜驻屯军的多门第二师团以及铃木旅团等“精锐部队”集结前线作军事准备。

  12日,日军又重新开始攻击。到16日,由于黑龙江军队的顽强阻击,日军始终未能前进一步。此时,黑龙江防军已损失惨重,军需、兵员急待补充,处境极为艰难。相反,日军增援部队却源源而来。17日,万余名日军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向仅有2000余名官兵坚守的三间房阵地发起强攻,战斗呈白热化。守军将士个个奋勇杀敌,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守军亦付出了沉重代价。战斗到深夜,守军存粮处已被日军飞机炸毁,食物接济不上,守军将士也已极度疲劳,但将士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枵腹抗战,义愤填膺,眼若血红,人人同仇敌忾,奋勇异常,喊杀之声,惊天动地,其已壮矣!”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守军不得不且战且退。战斗持续到18日下午,守军腹背受敌,弹尽粮绝,伤亡大半。马占山不得不下令总撤退,并于19日率余部退守齐齐哈尔。历时16天的江桥抗战结束。

  江桥一役,迫使敌人付出了重大伤亡,极大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猖狂一时的嚣张气焰,延缓了它的侵略步伐。同时,江桥抗战也极大地鼓舞了东北及全国各族人民的抗日热情,史称“民国抗战第一枪”,大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推动了东北各地抗日义勇军的兴起,揭开了东北军民长期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序幕。

1932年,马大帅诈降,出任伪黑龙江省长兼任伪满州国军政部总长之职后,秘密用12辆汽车、6辆轿车、将2400万元款项、300匹战马及其它军需物资运出城外,再次举起了抗日的旗帜。马占山在拜泉约集李杜丁超等各路军的代表开会,改黑河警备司令部为省府行署。三路人马共7000人,公推马占山为黑龙江省救国军总司令,临时组成东北救国抗日联军。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马占山率部给日伪军以重创,大灭日军侵略气焰。到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夏季,东北已集中日军4个主力师团,2个旅团,对包括马占山在内的抗日武装、东北义勇军使尽各种办法,动足各种脑筋,却仍旧徒劳无功。这样一来,整个东北的铁路运输和经济运作都基本处于瘫痪状态,断电断水断交通,成了家常便饭。最终关东军司令本庄繁被勒令“下课”。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四日夜,马占山化名方秀然为总部参议,随苏炳文退入苏联。马占山、苏炳文于一九三三年六月几经辗转到达上海,是日午后有万人在黄浦滩等候欢迎,上海市长吴铁城深恐日本浪人乘机肇事,当船停到江心时,即派汽轮将马、苏接走,未与群众见面。六月六日上海派专车将马占山、苏炳文送到南京。抵下关时,国民党政府各院部和民众团体代表到站欢迎。六月十二日蒋介石电召马占山、苏炳文赴南昌晤叙,由海军部派军舰护送到九江转南昌,谒见蒋介石汇报一切情况,颇蒙嘉许优待。蒋告诉苏、马说:“现在塘沽协定成立,华北战事已经结束,你两人不必回北方多生枝节,将来可在中央服务,有所借重。你们为国宣劳,极为辛苦,现派人把你们送到庐山暂行休息,过几天我到庐山再谈吧。”六月十七日马占山、苏炳文到庐山牯岭,马占山在中国旅行社休养等候。乘机游览庐山名胜古迹,现在庐山牯岭月照松林岩石上,还留有马占山将军题的诗:
  百战赋归来,言游匡山麓。
  爱此?寄石,状如放兔伏。
  摩掌舒长啸,狂飙振林木。
  国难今方殷,国仇犹未复。
  禹迹偏荆榛,恐汝眠难熟。
  何当奋爪牙,万里飞食肉。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