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天下一“家”(中)  

2013-05-30 11:50:08|  分类: 我的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一位政治家说过:“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让人民了解事实,国家就会安全。”这个人就是在美国废除奴隶制的第十六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

       有人说,政治无关正义、道德、理想;只和利益和权力相关。我相信,说这话的人一定是个政客。政治家与政客的本质区别在于,就政治利益的取得来讲,政治家不会昧着自己的良知去获得政治利益;而政客通常是昧着自己的良知去获得政治利益,这是政治家与政客最严格的划分标准。如果划分得宽松一点的话,政治家不会背着自己的信仰去获得政治利益,而政客通常会有悖离“信仰”去获得政治利益。

      这里有一个关键词“信仰”。信仰是和人文思想息息相关的理念。人,有先天信仰和后天信念一说。对于亲情的无条件信赖,对于阳光空气的绝对依存和需要,构成了我们天赋的智慧。这种智慧体现在文明方面,就是我们的伦理观和道德观;我们有良知,我们知道自己的亲人不可以侵犯和亵渎,我们仰望苍穹有种先天的敬畏感。到了后天,我们经过学习和经验,有了信念,开始展开我们的事业追求和人格塑造,于是,我们有了信仰和原则,性格可以变,习惯可以变,但是原则深深刻在骨子里,如果变了,就悖离了我们自己。

     政治家有一个长远的理想目标或核心价值,不会在意眼前的各种困难误会、甚至攻击人身安全,而是百折不挠追求理想,不会追求一些通俗的财富或权位,有一条很清楚的道德伦理底线,有感动人的“精神的力量”和“人格力量”。有领导能力和高瞻远瞩意志惊人,果敢坚定。 他/她们的理想:追求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和自由,贡献自己的一生。过去,中国人有一个字称呼他们——士。“士可杀不可辱”,“士不可以不弘毅”等等,这些“士”就是有理想的公共知识分子的代名词,也是中国拿来区别“官”的一个分界线。官,大都是政客;士,大都是有抱负的政治活动家。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人以三句话提醒当政者:“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冰心老人当即著文,尖锐问道:“无士则如何?” 历史的回答严酷而斩钉截铁:“无士则亡!”著名学者陈寅恪也作过类似的回答:“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这个民族就流氓化、卑鄙化了。”陈寅恪的假设已成为当今中国的现实。

       曾几何时,中国也是有过政治家的。那句振聋发聩的名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相信大家还记忆犹新吧?这句话出自明末的顾炎武的《日知录》。还有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写这句话的是北宋名臣范仲淹。不过,他们可以算是“士子阶层”,也就是说可以算君子,不能算政治家,因为就其胸襟而言是够资格了,差就差在看得还不够远。梁启超先生曾经在1911年主编过一本《中国六大政治家》的书册,认为近代中国之衰败唯有崇尚法治,始得振衰起隳,富国强兵。书中被称为六大政治家的是:管仲商鞅诸葛亮李德裕王安石张居正。这六个人,算得上一个“铁腕宰相”,但是他们施行的所谓“法治”,和现代崇尚人权的法治,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我也觉得这六个中国古人称为政治家,颇为牵强。

        要说胸襟气魄,那袁世凯也不是没有;要说眼光独具,那么李鸿章也算数一数二的人物;要说人格魅力、君子风度,难道曾国藩就没有吗?要说民族气节、刚正不阿,难道左宗棠就不算一号吗?但是,话说回来,他们说白了,代表的是封建集团的利益,连以上说的“天下主义”都没有这个概念,倒是林则徐还有一点“天下主义”的感觉。

        谁为人民谋福祉,人民就称之为“父”,林肯是这样,我们的“国父”孙中山也算一个。而且能算得上“国父”的人,也只有中山先生。中山先生也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是他首倡“五族共和”的理念,避免了民国初创之时,因为排满情绪而导致国家分裂。有人说,辛亥革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国家半殖民半封建的状况;但是两次护法的举义,足以证明中山先生实现宪政理想的决心。诚然,要说孙中山就是个完人,那也是不现实的,政治家和圣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圣人是什么?在国外叫先知、夫子、拉比或者智者、精神领袖。在国内,圣人就是大师、名士或者隐士,今天我们有个统称——教育家。《辞典》是这样释义的:教育家是“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杰出人士。“教育家是具有实践教育理论和思想教育理念的教育者,有着德育美育相结合的思想,在行业中作出成绩有影响的成就者,教育思想及著作能为学子和后来人指路架桥;教育不仅是育人,更重要的是育心,造就人的正确思想和精神”。教育家与教育学家不同,前者重实践精神,后者重理论研究。孔孟其实就是教育家,而老庄其实就是教育学家,或者教育理论家。

      身为教育家,首先是明了教育的目的。英国教育家怀特海在他的《教育的目的》一书中说:“文化是思想活动,是对没和高尚情感的接受。支离破碎的信息或知识与文化毫不相干。一个人仅仅见多识广,他不过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用而令人讨厌的人。我们要造就的是既有文化又掌握专门知识的人,专业知识为他们奠定起步的基础,而文化则像哲学和艺术一样将他们引向深奥高远之境。我们必须记住,自我发展才是有价值的智力发展,而这种发展往往发生在16——30岁之间。至于说到人的培养,人们所受到的最重要的培养使他们12岁以前从母亲那里接受的教养。”

     中国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就中国教育培养什么样的健全人格做过详细的阐述,他认为,所谓健全人格须包括:一、私德为立身之本,公德为服务社会国家之本。 二、人生所必需之知识技能。 三、强健活泼之体格。 四、优美和乐之感情。

       当代中国,已经很少有教育家了,而时下的“国学热”正恰恰反映出当下教育的僵化和苍白;不得已拿老祖宗的东西来解燃眉之渴。我们有师范大学,培养出的老师教会学生如何成为“考试机器”;有教育部以及教育学院,培养出很多理论专家,其作用有时还抵不上传销机构的洗脑式大演讲和互动式课程。多的也不多说了,如果还要了解当代教育的惨状,可以参考赵向忠的《中国教育之恸》和谢华的《中国教育之殇》。

      像陶行知、李叔同、蔡元培、叶圣陶这样的教育家,再也难见了。当然,祈求圣人降临的思想,也是要不得的,关键是现在整个教育制度的不合理,正在抹杀我们中国人的潜能和智慧。大概也希望愚民多一点才好吧……

      但是总也些人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另类,于是他们成为时代的风云人物,尤其是在企业界,我们称之为“企业家”,但是并不是有钱的富人,就一定能称得上这三个字。那么,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企业家呢?下回,我们来聊一聊企业家的精神内涵。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