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凯撒”必须死  

2013-05-08 11:10:10|  分类: 我的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5月8日,68年的今天,德国纳粹在柏林向盟军投降,宣告二战欧洲战事的结束,因此,这一天史称“欧洲胜利日”。

       68年,历史上弹指一挥间,但是希特勒虽然在68年前的4月30日自杀身亡,但是他以及纳粹的幽灵还并没完全在世上消失殆尽,就在前几天,德国一个新纳粹犯罪组织涉嫌于2000年至2007年间,以种族仇恨为动机,杀害最少10人,组织唯一在生的38岁女成员切格将于后日出庭受审,是德国二战后最大宗新纳粹审讯。该组织在政府严密监控下,持续地下活动十多年,案件曝光后引起德国社会哗然,也令不少德国人反思,是否需要加强打击国内极右分子。

       希特勒的幽灵,也被称为笼罩在欧洲上空的“凯撒之灵”,因为希特勒身前很崇拜凯撒大帝,一生都想拥有像凯撒大帝那样彪炳千秋的功业,为此他把昔日的“罗马帝国”意大利拉进轴心国集团,并和同样梦想恢复“罗马帝国辉煌时期”的法西斯创始人墨索里尼沆瀣一气,搅动世界战火绵延五大洲,战争期限达6年之久,受害人波及20亿人之多。

       其实,每个历史时期,每一个辉煌的帝国,都有一个自己的“凯撒”。凯撒大帝全名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在公元前一世纪,用了8年时间征服了高卢(现在的法国),率军征讨日耳曼和不列颠;后率军占领罗马,击败庞培,集大权于一身,成为罗马共和国的实际独裁者;接着,他征讨西班牙、希腊,并追击庞培残余势力到埃及,颠覆了埃及法老王的政权,在亚历山大战役中击溃埃及联军,扶植埃及王的姐姐克里奥佩特拉登上埃及的王位,这就是历史上传奇的“埃及艳后”的故事。公元前44年,恺撒遭以布鲁图所领导的元老院成员暗杀身亡,享年58岁。恺撒死后,其甥孙及养子屋大维击败安东尼开创罗马帝国并成为第一位帝国皇帝。

      正像秦始皇发明了“皇帝”一样,“凯撒”也成为帝国元首的代名词,在此后的几百年,不但罗马帝国的元首称为“尊贵的凯撒”,就连德意志帝国以及俄罗斯帝国的君主,也自称“凯撒”,可见凯撒所产生的影响力之深。但是,在凯撒死后的400年,盛极一时的罗马帝国也分崩离析了,哥特人的战火焚毁了罗马昔日的辉煌。

      在二战中深受其害的法国,也有一个“凯撒的幽灵”,那就是拿破仑。拿破仑同样是凯撒的拥趸,而且他还是一个从法国大革命时期走出的一个怪胎,正是他,当年跟随雅各宾派的罗伯斯皮尔建立了法兰西共和国,就像当年凯撒的那个宣称走民主道路的罗马共和国一样,可笑的是,他们谁也没有走真正的“共和”之路,而是迈向了帝国的滥觞。拿破仑最后亲手修宪,废掉了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共和国,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既然已经撕掉了那块遮羞布,也就无须遮遮掩掩了。于是,在之后的十年间,发动了名为“欧洲一统”的“圣战”,最终兵败滑铁卢。仔细想想,岂不是风水轮流转,报应不爽?谁会料到一百多年后,就有一个叫希特勒的狂人也是这样叫嚣着野心统一欧洲的吗?

     此外,希腊也有一个“凯撒”——亚历山大大帝;阿拉伯也有一个凯撒——大流士;蒙古也有一个凯撒——成吉思汗;俄罗斯曾经也有一个凯撒——斯大林。凯撒何其多,但是凯撒必须死!

     其实,我们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凯撒”,都有一个“英雄主义情结”,但是当我们讴歌那些伟大的帝王的时候,我们可曾想过,在彪炳千秋的功业背后,是否是建立在践踏民主和民权的基础上的帝国的霸业和浮华的辉煌呢?就像现如今,又在标榜什么“伟大复兴”,又有人拿“成吉思汗”的伟业说事了,那是“民族主义”么?依我看,那根本不是,而是狭隘的“民粹主义”。

     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旦步了帝国的后尘,就一定会出一个像“凯撒”那样集元首与民族英雄于一身的人物,这也是民粹主义的根源所在。不要说“国家强大了就一定不称霸”,事实上“凯撒的幽灵”一直就像个梦魇一样,潜伏在人的内心里,挥之不去。就像现在为什么还会有“新纳粹”一样,当欧洲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很多不知就里的人,会去怀念希特勒以及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纳粹全称)曾经给德国带来的空前的自信和荣耀,也就像日本政客怀念二战的辉煌而要参拜“靖国神社”一样的心理,希望自己的民族和国家,能得到强人政治的眷顾,重回世界霸主的地位。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标榜的英雄越多,就越容易导致“强人政治”的危险。

    前一阵,我们国家也因“钓鱼岛”问题,引起“抗日怀旧”的浪潮,当那些街头呼喊着爱国的“砸车分子”被警方拘役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怀念“毛时代”,那时,我们是多么强硬,连老美组织的“联合国军”不是都被我们干败了吗?有很多年轻人指责现政府“软弱可欺”。我不知道,这种“民粹主义”和我们多年来不太准确的历史观以及五花八门的“抗日剧”有无关系,但是事实上,纵观历史,强人政治时代,我们民族的英雄情结是最容易被利用的,而且,那时谁也不会计较拿破仑或者希特勒最初的那种意识形态是怎么一步步深入人心的;因为彼一时,人们如中宿醉,恍惚中不知天高地厚的。而且,那时的封闭和高压,造成的“无知”反而使得人们更趋向单纯和理想化,就像现在的朝鲜,“天不怕,地不怕。”

     以前,有人曾经发问“是要一个好国王和一个坏制度,还是要一个坏国王和一个好制度呢?”什么是好国王?强人,民族英雄,凯撒。为什么这些人能做好国王,因为这些人是在一个坏制度下,被送上了“神坛”,可是,一旦走下神坛呢?什么是坏国王?不是这个人有多么的不堪,而是因为制度的监管下,我们的领导不再担负一个英雄的角色,而是一个人民的服务者,责任的承担者,既然是人,肯定会犯错;而在民主制度下,人们会把这些错误放大,以便更好的监管和砥砺,而我们看到的国王形象,就难免稍微差点,不是什么“性骚扰”,就是什么“政治玩偶”。但是,这时国家走向正轨,我们民族的自信不需要通过国王或者元首来彰显。因此,比起好国王坏制度来,我们宁肯是好制度坏国王。

      凯撒,必须死!因为世界历史的潮流,不是越来越走向专制的;希特勒死了,欧洲迎来和平的曙光,只有曾经经历过二战荼毒的犹太人和老兵们,才会深刻了解“强人政治”的危害,而现在还在推崇希特勒《我的奋斗》的人们,是不会理解的。凯撒被刺杀了,拿破仑也被流放了,但是强人政治还在,凯撒的幽灵还在,纳粹也还在,民粹主义甚至还有泛滥的势头。值得警惕,因为只要有人说,我们民族怎么没有一个“凯撒”帮我们复兴呢?那么,在以后的岁月中,战争的阴影就始终不会远离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