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爱的船长

我叫天使哥哥,在海上扔出一只漂流瓶,被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捡到了。正努力划向彼岸。

 
 
 

日志

 
 

张力:咀嚼《罗马史》,刍议自然法  

2014-11-30 14:24:57|  分类: 历史尘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马人完全是根据私人权利的准则来看待民主权利的,换句话说,他们把私人权利看成国家权利的最高准则。”这是我对罗马史最深的感受。波利比,这位被誉为古罗马政治法律的第一人,原本对罗马是消极态度的,但自从被绑架至这个“野蛮“国度后,历经十七年对罗马各地的游历和民俗民愿的广纳,终有大成,著有《罗马史》。

  波利比的观点,今日看来也无大谬。在谈到政体的起源及因缘时,他认为由君主制至暴君制、由暴君制而贵族制,经贵族制化寡头制,历寡头制至君主制是时代的必然,这种周而往复的论述与柏拉图的观点无异,但是波利比的独到之处,是政治实践的深化,即认定这种变迁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称的客观规律,与后世明君贤臣所觉察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有异曲同工之妙。

  波利比的混合政体理论较好地为罗马共和国国运昌盛提供了指南与支持。为了确保政治的安定,防止政体的嬗变,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共和制的长处结合起来,尽管客观规律不可违逆,但是在无意识的行为中适当地发挥各种积极因素并保持均衡,不吝于是一种极佳的选择。若只看执政官的权力,近乎君主制;若只看元老院的权力,更似贵族制;若只看平民的力量,回归于民主制,而此种混合政体在古希腊斯巴达已蔚然成风,而并非如波利比所自夸的“三体”合一。从后世的著作评说中,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古罗马的大权却完全操纵于元老院的手中。

  波利比开了个好头,作为后继者的西塞罗也不负重望。西塞罗历任古罗马多种官职,政治生涯丰富而辉煌。据说,西塞罗博学多艺,涉猎广泛,不但能写就一手好诗歌,而且还于政治学、伦理学甚至当时的显学——神学都有所建树。西塞罗所著《论共和国》一直是我案头必备的“政治书”(没有“之一”,是“唯一”)。《论共和国》第一次以定义的形式指出了国家是什么,现将我最欣赏的那段原文摘录如下:“国家乃是人民之事业,但人民不是人们某种随意聚合的集合体,而是许多人基于法的一致和利益的共同而结合起来的集合体。”从这一明确的定义中,我从混沌中走向了清醒,原来国家的目的有两个:从物质层面上是保护公共利益,从精神层面是维护正义。然则,国家即约定或者说是协定吗,联系到当时的城堡、庙宇等器物,国家至少从形式上给我们这种感觉,但是深究起来,西塞罗并不是强调契约精神,而是强调人的自然本能,强调市民只有在联合起来才能更有力地推动生产力的发展,改善上层建设和生产关系。西塞罗十分强调执政官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不仅要在法律上写明市民要服从、服务于官员,而且要尊重和热爱官员,相应的官员也应该热爱和尊重市民,即“官员是说话的法律,法律是不说话的官员”。这些观点对于今朝的法治不无借鉴意义,只不过其基石仍然是“自然法则”,把法律更加理想化、神圣化,形而上学地认为法律只是凭借智慧而汇聚的管理实践。何为自然?更多地被指向是人性,如果要提及几个关键词,不外乎:尊重神祗、尽忠报国、知恩图报、官民和谐。更令我唏嘘不已的是在自然法运行的同时,已然有了制定法,只不过在肯定自然法是“最高”的法律,那么制定法须遵循自然法的指导和衡量。法律的意义由此而更加明确,是为了保障公民的福祉、国家的繁昌以及社会的安宁。

  今日的许多重要法律观点,比如说平等、公开、罪刑相适应,在古罗马时代便有了雏形,历经中外两千多年的法学实践,这些理念更加深入人心,成为千古不易的法理。愿我们在建立健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进程中,更多地学习研究罗马法,而不是仅仅在口头上“言必称希腊罗马”,行动上却拈轻怕重、瞻前顾后,成为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